无所谓

(艮骁)都是喝酒惹的祸02

第一章总被闭也是醉了!要怎么办呢?

第二章:

少年心事当拏云 谁念幽寒坐呜呃

“阿离,不要走,不要走,不要离开本王。”

年轻的国主从梦中惊醒之时,天已暮。毓骁拂袖擦了擦一头的冷汗,只觉得宿醉后头痛欲裂,唤来下人伺候洗漱一番,茗茶入腹才觉得有所缓和,映着铜镜,毓骁只觉得自己那有点不对劲,细细照来,才发现,嘴角牙缝间有道血渍,嘴角处有那么一点红肿,顿时气不打一出来。

“来人,昨晚本王是怎么回到寝宫的?”

“小的们,小的是照艮大人吩咐,扶殿下回宫的。”

“那个艮大人?艮墨池?”

“正是艮墨池大人。”

“去把艮墨池给我唤过来。”

“快去。速速召他前来。”毓骁摔袖怒斥。

看国主这般怒气冲冲,下人猜想定是那艮大人得罪了这阴晴不定孩童心性的国主,昨夜不还好端端和艮大人凉亭对饮,谈笑风声的王上,怎么睡醒就变脸。果真是伴君如伴虎呀。艮大人,您就自求多福吧。

“好你个艮墨池,狼子野心,昨夜还对本王发誓说为本王尽效犬马之劳,没想到竟然趁本王宿醉,偷袭本王,吃了熊心豹子胆,斗胆敢行刺本王。本王这俊美的脸,岂是你能打的。混蛋!~气死本王了。”

“快把艮墨池那混蛋,给本王抓来。呀呀呀!”~

 郁结难舒,终究都逃不脱一个情字。

辗转反侧一夜未眠,当艮墨池被捆到毓骁跟前时候, 诺大的黑眼圈挂在平日冷漠的脸上越发显得憔悴不堪,凌乱的发髻,满是皱褶的罩衣,毓骁不禁开始有些怜惜,气不觉间也就已经消去了大半。

“好你个艮墨池,你说你,昨晚对本王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!”毓骁捂着嘴角圆眼怒斥。

“殿下,你都知道了?”愁绪一夜的艮墨池抬头看到毓骁的神情,思量着,怕是这位国主酒醒之时已经想起一切。

“哼~你这是承认啦,说,你到底是谁派来想行刺本王的!”

“行刺?”

“冤枉呀,王上,您就是给微臣天大的胆子,微臣也不干明目张胆的行刺陛下您呀?”

艮墨池本想毓骁知道实情,索性就一举招白,只求他留个全尸,不成想,这个傻到有些可爱的小殿下竟然,竟然误会他是要行刺自己。心里是哭笑不得。

“莫要狡辩,若不是你出重拳,本王,本王的嘴角怎么会肿,定是你打算趁本王酒醉之时加害本王,但又看到本王的侍卫,才放弃了动手,是不是?本王没说错吧。”

“殿下,微臣对您的心,天地共鉴,可昭日月,微臣的冤情可比窦娥还冤,您与微臣对饮不下三巡,您想,如若微臣想要加害行刺殿下,直接在酒里下毒岂不更方便,怎又如此大费周章。”艮墨池看着毓骁有些犹豫的眼神,突然心生一计。

其实这毓骁原本对艮墨池曾顾忌三分,但见艮墨池是个有才之士,本就喜爱广纳贤才,又见他在救阿离那件事上出谋献策,没他的妙计也攻不下天璇,救不回阿离,自此也就放宽了心,觉人才为我所用,自当不疑。而后阿离回到瑶光忙着立郡,一别数年光阴,每每孤独之时,也就与这个艮墨池开怀对饮,方能解去心中郁气。与他聊天,倒也痛快,艮墨池自幼博览群书,通晓古今,这对于一直生在蛮夷之地,向往中垣文化的毓骁来说,简直就是本增长眼界新奇有趣的百科全书。

“殿下,殿下,毓骁殿下”打断了毓骁的思绪,艮墨池的嘴角微翘。

“殿下可知道,您是怎么受的伤。您且纡尊,微臣拂耳告之。”

毓骁出于好奇,急切切走到艮墨池身边,弯着腰且听他如何解释,窃窃私语一番之后的情景,令毓骁身边的人都大吃一惊,眼见着这位国主俊俏怒斥的小脸由白变红,甩袖站起,对着下人说道

“速替艮爱卿松绑。”

“殿下,要如何处置艮墨池。”

“罢了罢了,是本王误会艮卿了,你们扶艮卿回府休息,此事以后休要再提。”

“王上/”下人们一脸的狐疑,只见艮墨池的冰块脸有那么点的融化,果真令人费解呀。


评论(2)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