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所谓

艮骁)一辆老爷车试营业

重锁垒垒困余荆,剑搓卿骨徒多情。
眼前这个人,他朝思暮想多少年,眼前这个人,他恨之入骨多少年,但现在,一切都如烟云,艮墨池已顾不上想也顾不上恨,这一刻他就只有一个愿望,撕碎他,将这个当年不曾正眼瞧过他的君主生吞活剥入腹,方觉痛快。

http://pianke.me/version4.0/wxshare/wxshare.php#!/article/595d2ee066ea47ec7283e4db

我先发发看哦^_^

评论(4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