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所谓

佞臣3(艮骁/奕艮)

本来吧,想奕艮乘会车,谁知道,我对艮骁太爱了,放不下小白莲。

----------------

人成各,今非昨,雨打黄花易落,闲愁满城暮色,东风恶,世情薄,欲笺心事难遮,也挡不住一墙的春色。


二人皆有着七窍玲珑的心,红烛映纱帐,殿中的琉璃盏飘来阵阵的幽香,艮墨池僵在床角,只觉身子一阵的燥热,有种欲望从心里一直冲向了某个易躁郁的地方。

佐奕嘱咐殿内的宫人们都退出内室,下人们关上殿门那一刻,艮墨池就知道了,恐怕今晚是逃不过这一劫了。


佐奕见艮墨池布满惊慌的神情,出于安抚,给他倒了一杯酒,艮墨池借此机会,滚下床,接过酒,还未饮,却又被佐奕抱上了床。


“艮卿,腿脚不便,即在塌上饮,亦无碍。”

“王上。臣的脚已无大碍,臣谢过吾王赐酒,臣家中还有急事,王上要无大事,臣可以先行告退吗。”艮墨池满饮金杯,再次挣扎着起身。

谁知,刚走俩步,便被佐奕从后抱入怀里。心里又是一惊,挣扎了一下,背后的佐奕抱的便又紧一分。

“哎,艮卿,家中有何变故,不妨与本王道来,艮卿这是何故推辞,难不成怕本王吃了你?”佐奕的双手穿过艮墨池的腋下,环抱着幽香软糯的身子,禁不住细细闻了闻艮墨池身上的味道。

(os:佐奕:艮卿感动不。艮墨池:王上,我不敢动。)

“艮卿,衣料上熏的是什么香。真是好闻。”佐奕湿润的双唇扫过他的面靥。开始在在他白滑的脖颈处游走舔吸。艮墨池的眉眼自带俏,两弯似蹙非蹙,眼珠棕黄似对斑斓的琉璃,佐奕与他相处了那么多年,而今才发现,怀里的妙人儿是如此的好看。

同样是如此的贴合,同样是彼此的缠绵,可是换了一个人,艮墨池只觉浑身不对劲。

”不要,王上,“ 脖窝子处一阵的湿滑,让艮墨池心中顿起恶心,一身的鸡皮寒立,胃里翻过阵阵的涟漪,顾不得对方是高高在上的王,用力提起双手,转身一个强推撞开了佐奕的怀抱。

”王上,君臣有别,请王上自重。”艮墨池退到佐奕十尺开外,拱手作揖。


“艮卿,像你如此玲珑剔透的妙人,今夜此来,难不成,猜不透本王的心。”佐奕笑了笑朝艮墨池走来,步步紧逼。


”王上,臣只是想辅佐吾王统一中恒,臣想用毕生所学一展抱负,臣连易三主,都是因为臣无法施展自己才能,是臣私心过重,臣有罪,臣有幸能遇到吾王赏识,是吾三生之幸,然,功名利禄若是要靠床第取悦换之,臣今日便死在这大殿上,臣对王上忠心可表,可是臣亦非玩物,更非佞臣,即便今日惹恼王上,臣也甘冒大不敬,求王上打消此念,此事万万使不得。“艮墨池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求饶。


“哎,艮卿,快起,本王岂是那种昏君暴徒,本王不再逼迫爱卿,艮卿快起,你这又是何苦。”佐奕见艮墨池磕头不止,额头都开始泛红,自是一番的心疼,忙上前扶起他。


“今夜,本王多喝了几杯酒,是本王糊涂了。本王唐突,是本王对不住爱卿呀,爱卿现在接受不了本王,本王可以等,本王相信,总有一日,艮卿能懂得本王的心。”


“谢王上。”


“今晚也无大事,本王乏了,艮卿即家中有要事,那本王就不再多留艮卿在此,你且退下吧。”佐奕说完那番话,神情落寞,侧身依塌,背对向了艮墨池。


“谢,王上。”艮墨池长吁一口气,快速擦了擦一头的冷汗,便要退去。


“艮卿。”

“是王上。”


“希望你知道,自从乾元背弃本王,本王现在才知,艮卿你是多么的忠心,本王如今可以信任的人只有你了。本王对你的真心可鉴,总有一日你懂得本王的心。罢了,罢了。今晚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。你下去吧/”


艮墨池没想到平日里冷言寡语,阴郁诡测,猜疑甚多的佐奕,竟然会对自己道出如此一番的真心言论,心里顿时咯噔~,退出殿门之际,艮墨池看着佐奕的背影竟有些孤独,心中免不了想到了,如果当初那人对他也是如此,是该有多好。


他整理过衣冠,快速步入马车,叫车夫加快脚程回府,这一刻,没了别的想法,他的眼里心里就只想见那个人。


宫殿里,一黑影入。


”跟着马车,有任何动静速来报。“


”领命。“


评论(7)

热度(4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