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所谓

染指(挖个坑)执明x毓骁x子煜

染指01

纯架空。随便写着玩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乡下发水灾,三年闹饥荒,单身汉又如何,总也是要裹饱肚皮的。父母早逝,前几年,征兵,挨家挨户的拉壮丁,毓靖为救唯一的亲弟弟,把还未成年的毓骁塞在稻草堆里,自己跟大兵头头走了,躲在稻草堆里的毓骁紧咬着手指泣不成声,眼睁睁看着哥哥被拉走的身影,毓靖走前跟毓骁说,过两年我要还没回来,你就去上海,兴许咱们兄弟会有重逢的一天。

上海?对就去上海,世上的事,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安排,毓骁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典当个遍,换到了一张去上海的船票。新的生活即将开始,毓骁不知道自己前途如何,站在驶向上海的油轮上,凉风习习,气笛的长鸣淹没了他的叹息。

“抓小偷。快抓小偷。。”油轮的甲板上热闹起来。好奇的毓骁挤到人群里去看热闹。一个衣衫破缕的人正被一群壮汉按在甲板上痛打。旁边带着满手明晃晃戒指的胖子在笑。

“求你们别打了,你们认错人了。真不是我。先生,我没偷你的钱包。”

“你这臭瘪三的啦,刚就你从我身边过去,不是你拿了,难不成我的钱包会自己长翅膀飞了不成。”

“哎呦,哎呦,别打了,真不是我。您的手下都搜遍了我全身,我哪有地方藏钱包”

“我钱包没了,反正就是你偷的,我不管,给我狠狠的揍他。”

“住手,不要打了,你们讲不讲理的。”

看着那个年轻人被打的有些可怜,毓骁总压抑不住同是底层人士的正义感。

“哎呦,这又从哪里冒出来个臭小子。轮的到你在这装正义人士。”

“这闲事我就管定了。”毓骁推开三五个壮汉,去扶被打的遍体鳞伤的年轻人。壮汉们冷不丁看来了一个会点拳把式的人,三五招攻击毓骁都被他轻松躲过了,几个人一生气合起来围攻他,眼看着被一他拳一个的揍飞,甲板上看热闹的人都开始鼓掌叫好。毓骁自幼跟毓靖学过一点防身的功夫,虽然是几个套路,但对付不会武功的人倒也是绰绰有余的。三五下打跑一个,众人的掌声,让他有点得意忘形之际,谁知没留意一个壮汉凌空一脚偷袭把他踹飞到船头,不等他反应过来,就被两个壮汉架到了船护栏边上。

“小子你和他是一伙的吧。”胖子擦了擦手上明晃晃的戒指指了指地上那个人

“我不认识他。”

“哎呦,不认识,你就为他冒风险,你这人还真够傻的。”

“他被你们打的那么可怜,一看他就不是什么坏人。我。我是看不下去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一个。”毓骁挣扎了两下没挣脱开壮汉

“小子,你这么天真,是靠什么长大的?还想到上海滩这么鱼龙混杂的地方混,岂不是找死,来呀,你爷爷我今天就给你点苦头尝尝,来呀,把他丢下海去,让他这愣头愣脑的笨蛋清醒清醒。”

胖子挥手示意

“你们,你们敢,你们还有没有王法。”

“呵呵,王法,老子有钱,老子就是王法。还说那么多干嘛,扔下去。”

刚还一众叫好的吃瓜群众,瞬间鸦雀无声,有胆小怕事的已经灰溜溜的撤离,这会儿子没有一个敢吱声的人,世态炎凉呀。毓骁哀叹了一声,闭起了眼睛。

“慢着~”

眼看就要被扔海里喂鲨鱼。人群里传来一道清亮的声音。难不成天将救世主。毓骁悬着的心仿佛落下了。睁眼看到人群里一个西装笔挺的俊朗青年,走到了胖子身边。

“我当谁呢。哎呦,这不是上海最大洋行的太子爷。”

“周昊,你也别玩的太过分了。众人那么多眼珠子看着呢,真弄出了人命,只怕你也不好交代。”

“我这不是气不过,吓唬吓唬这臭小子嘛。”

“那你还不放人。”

“可是,我的钱。”

“给这点够了吗?还不放人~”

“够了够了。快放人。执少爷说放人,你们还不利索点。”胖子拿到银票,满脸横肉都笑的挤成了一团。嘱咐手下松开了毓骁,

“主子,那信,”

“嘘”胖子瞪了手下一眼,给穿西装的赔了个笑脸,带着手下撤了。

“你怎么样。”

“我。”毓骁趴在地上抬头看清楚了救他的人。阳光映衬在那人的精致的脸颊上,毓骁觉得这好看的年轻人简直自带圣光。不由得有些看痴了。

直到那个叫执明的把他扶起来,他才意识到自己有点傻。

“不好意思,让你破费了。”

“你也是一片好心救人。我最喜欢你这种讲义气的年轻人。”执明笑着拍了拍毓骁的肩膀。两人彼此寒暄半日,才意识到甲板上躺着一个身受重伤的年轻人。

这才跑去关心那个被打的可怜人。虽然被揍的浑身是伤,还好没伤到筋骨,那年轻人感激的对毓骁说道

“兄弟,今儿真是太感谢你了。以后子煜的命就是兄弟你的啦。以后兄弟要我做什么,子煜能做到一定在所不辞。”

“四海皆兄弟,瞧这位兄弟说什么客气话,咱们都是穷苦一族,自己人能不帮自己人的。“

“子煜你好,我叫毓骁。”

“你们俩这么快就称兄道弟的。是在排挤我吗?”一旁的执明看两人那热乎劲,一脸的尴尬,耸了耸肩膀。

“先生你穿的这么西装笔挺,想必是有钱人家的少爷。我们怎么敢高攀的起。”毓骁不敢在去直视执明。他心里知道,这样的人,论样貌,还是论品德,论出身,还是论教养,岂是他这种人能并肩的 。

“看你说的,我就不能和你们称兄道弟吗?”

“我不管,今天高兴,你们这俩兄弟我是交定了。”执明高兴,拉着毓骁和子煜的手就要结拜异性兄弟。毓骁的手搭在执明的手心里,有点热,心里有点异样。


评论(3)

热度(12)